各地“强制休息令”背后:有人孕期坚守17天,有人母亲病情严重

2月1日13时40分左右,江会彪正在电话协调防控调度工作时,突然晕倒在办公桌旁的过道上。原来,江会彪从1月21日开始已经连续日夜坚守在工作岗位12天。2月1日晚,通过医院检查,江会彪身体严重透支,极度疲劳,需要立即休息。

近日,多地向抗击疫情的一线人员发出“强制休息令”“强制陪伴令”。2月19日,南都记者梳理发现,浙江丽水、台州、金华、杭州、舟山,以及贵州、青海等多地都陆续有人收到了这样特殊的命令。浙江莲都民警江会彪连续工作12天后晕倒在办公桌旁,贵州民警罗婷孕期仍坚守岗位12天……疫情之下,他们是坚守者,也是父母、子女。

办公桌旁晕倒,母亲病重仍坚守一线

2月2日,浙江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区分局委员会向莲都区分局情指联勤中心教导员江会彪发出了“强制休息令”,“责令”其休息一天,陪伴家人。据丽水市公安局莲都区分局消息,2月1日13时40分左右,江会彪正在电话协调防控调度工作时,突然晕倒在办公桌旁的过道上。原来,江会彪从1月21日开始已经连续日夜坚守在工作岗位12天。2月1日晚,通过医院检查,江会彪身体严重透支,极度疲劳,需要立即休息。

据浙江杭州淳安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消息,1月21日,该中队辅警班班长何长征的母亲突发脑溢血,失去意识,被送往医院ICU抢救。春节值班结束后,何长征原本计划调休时好好照顾母亲,但疫情突然袭来,他主动放弃调休回到中队,参与抗疫工作。2月8日,何长征接到医院通知,母亲的情况很不乐观,建议接回老家。等他安顿好母亲返回岗位,同事们才知道他母亲的病情严重。随后中队向何长征开具了“强制休息令”,命令他立即停止工作,回家陪母。然而,在接到休息令的第二天,何长征的母亲去世。

孕期坚守岗位17天,妻子一线病倒

2月9日,贵州罗甸县公安局指挥中心指挥室主任罗婷,收到了2020年罗甸县公安局发出的第一道“强制休息令”。据平安罗甸消息,按照值班备勤计划,值完大年三十的夜班后,还有几个月就到预产期的罗婷,就可以在家中多休息几天了。疫情来袭,她坚守岗位17天,这份特殊的“休息令”要求她自2月10日起休息一周,陪伴家人。

2月14日,浙江舟山市公安局普陀公安分局刑事侦查大队技术室民警刘成攀,收到了一张“强制陪伴令”,“责令”其陪伴生病在家的妻子。据浙江舟山公安消息,自抗疫以来,刘成攀夫妻将4岁的女儿送到了父母家中。刘成攀的本职工作是勘验各类案件现场,疫情日益严峻,刘成攀在值班之余仍主动要求参加隔离点和检查卡口等前线岗位的执勤工作。妻子冯汝凤作为医务工作者,始终坚守在岗位上,连续加班工作23天。2月14日早上,冯汝凤同事发现她面无血色,经检查,冯汝凤身体无大碍,只是过度劳累。刘成攀收到一张温暖的“陪伴令”,回家照顾妻子。

采写:南都记者 敖银雪